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把西方对我们的不满当成犬吠

2018-11-05 09:35:35

把西方对我们的不满当成犬吠

> 西方的国家从次鸦片战争开始就一直在中国的领土上作威作福,直到中国解放,改革开放后,又沉渣泛起!仅仅这一百年外加三十年的光景,西方国家成了圣贤,成了某些西方豢养的精英的主子,不但唯命是从,而且极尽阿谀奉承之态。

可是随着中国的逐渐崛起,随着民族强大意识的逐渐恢复,当惯了老爷们的西方开始不满起来。只要中国但凡有些动作,立即就会招来西方的不满,也立即会有一批中国的学者啦、专家啦、教授啦,或者精英啦,跳出来,大声疾呼:为了友好,为了不影响双方关系,避免出现负面影响,应该谨慎些。更有甚者,放弃了根本的原则立场。那么在这个汹涌的时代,西方到底怎么了?我们应该如何应对西方的这种态度?我们将做一下简单的分析。

西方为什么对中国不满,总的来说大概有三点:

一、“只需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双重标准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一直以来都充当着强盗和伪君子的角色,只不过随着世界的变化,实力的此消彼长,没有昔日的那种实力,才变得好像谦谦君子一般。这种糊弄世人的伎俩,只不过是将卑鄙和无耻掩藏的更深而已。

美国等西方国家可以恣意的向台湾、日本、韩国等国家出售武器,而且都是进攻型武器;可是对于中国和俄罗斯向古巴、朝鲜、伊朗等国家出售那怕一只步枪,都还来了“友邦的惊诧”、“西方的不满”,一顿大大的反对,这难道就是西方提倡的公平和共生?可是就是有一些权威的学者(咱不知道权的谁的威),提出中国应该避免让西方认为中国有威胁!

美国在世界的许多地方杀人放火,无恶不作权威学者出来说不是,中国出售一些武器就有人出来说自己的不是。美国放了这么多的火,中国点点灯都不行,这就涉及到下个方面。

二、中国人的弱点成就了西方的容易不满

其实中国人是一个非常爱好和平的民族,尤其是接受儒家文化的熏陶和佛教的洗礼。隐和忍、君和臣、生存和宿命在中国文化里得到了非常大的体现。在遇到国家危难,民族危机的时候,那些饱学之士大部分选择隐和忍;一旦到了太平盛世,他们又变成君和臣;为了生存,给自己一个宿命的台阶,所以,中国人是非常好管理的。当初日本就一个日本文官,就可以管理一个中国的几十万人的县城,也是这个道理。这些都“成就”了,中国人那种奴性。

但是,一旦在压抑到一定程度,而且有了事件作为突破口,就会爆发,形成一股合力。能够控制和驾驭这种能力的人,自古以来没有几个人,近的一位就是我们的伟人——毛泽东主席。他深谙中国民族的弱点和特性,能够开发出中华民族的潜藏灵魂深处的精神动力和信仰。其他的人,没有这个能力。

所以不能使中华民族13亿5000万人,形成合力,来对抗西方的责难和威胁。相反的却在不断的,分化自己的力量和意志。

恐惧是可以传染的,奴性也是可以传染的!而一旦中华民族传染上奴性,就非常的危险了!

三、对立的意识形态作祟、困兽之争的无奈表白

曾经中国是世界的一极,在中美苏的大三角中,中国占据了道德的制高点,创立了自己的思想和意识形态。我们不同于西方的伪善,我们不同于苏联的张狂霸权,我们是柔中带钢的坚强和隐忍,随意没有人会小看中国的意志,没有人会嘲笑中国的外交辞令,每一次中国的对外宣言都还来西方恐惧的猜测。

所以三十年过去了,时过境迁,物是人非,西方的保守思想依旧认为中国还是三十年前的那个国家,而政客们已经从中国八股式的外交辞令中嗅到,中国已经变了。所以在西方矛盾的认识下,充分利用了这种东西方共同的改变,达到西方自己的终目的。西方的经济出现了困境,作为和政治捆绑的经济出了问题,那是非常严重的。所以一个外部柔软的敌人,可以转移民众的注意力,更何况政客们还能从一些无耻的操弄中获得经济利益呢?

所以中国成了众矢之的,各种责难和不满接踵而至,中国也是疲于应付——其实也不是,只要按着外交部八股文念一遍,就可以了。

这样看来,什么样的中国,西方会满意呢?我想要想西方满意,无外乎就两点,西方不但满意而且会大呼中国人万岁!

一个就是人民解放军解除武装,警察佩红缨长矛维持治安;一个就是将中国的人民工资降到,1400元吧,然后无限的举中华之人力物力为西方生产廉价产品,同时创造出1000万的资本家,购买西方的品,再将西方的钱花回去;这样西方将非常的满意。我们也非常的安定。

这样行吗?清朝被人踢一脚还能出个声了,何况我们已经强大了——按照时下流行的说法:我们比三十年前要强大的多,国际朋友出奇的多呢!

这样,我看不成。树活一层皮,人活一张脸,国家活的也是为了一个尊严!没有了尊严,其奚何立?所以我们要重新审视,审视西方的不满,对我们来说西方的不满,是当他犬吠呢?还是圣旨呢?

在此,我们需要重申的就是,中国为了什么而崛起,中国大人们为了什么而存在?

在艺术上有一句话:艺术是没有国界的,但是艺术家是有国界的!同样的生意是没有国界的,但是做生意的人是有国界的。我们中国想要崛起,终的目的是什么?我想大概有三个目的:

个目的 中国人民到了那里都有尊严,被人高看一眼(就如同现在看美国人一样,即便是地痞,也认为他高尚);

第二个目的 中国不会再被别人蚕食,保持主权完整(就像西方国家在自己主权问题上,从来没有商量的余地一样);

第三个目的 中国人民安军乐业,不为生活发愁(不希望有某些西方国家的高福利,但是至少上学、生病衣食住行凑合);

总的来说,就是国家没有外辱,人民自然自豪;人民没有外债,生活自然满足。除了这些还有什么呢?

当然,西方是不会轻易停止他们的不满的。我们为什么应对起来感觉非常的费力呢?我们应该采取什么样的解决之道呢?我想不外乎以下三个方面:

个 开放的心态

所谓开放的心态就是那种豁达幽默的心态,正所谓“他狂人他狂,明月照大江”,西方你不是不满意吗?好啊,我们就非常幽默的对待他,不要将外交部整的整天的像冰块一样,冷冰冰的发问,冷冰冰的回答,幽默一些,天他不下来。你幽默轻松了,西方国家自然觉得没有趣味,一次两次,他也觉得无聊了。

第二个 坚守原则

八股文,在明朝清朝参加科举还是好的,但是放在今天恐怕有些味同嚼蜡!只有不断的释出新意,才能吸引中外的媒体做充分的解读,只有国内外的主流媒体,开始做解读了,才能逐渐的掌握自己的话语权。

每天总在责怪自己没有话语权,怪谁啊,每天都在说同样的一句话,让别人烦也烦死了,还给你话语权?

所以在原则不动摇的前提下,小事幽默些,大事清醒些,坏事明确些,好事张扬些。人民听着高兴,国外媒体听着也兴奋,大家一起和谐,一起起伏跌宕岂不是更好!

不要相信某些精英说的所谓:外交无小事!那纯粹是唬人的,外交大部分都是小事。大事是不会用外交部来发布的。

第三个 进攻是的防守

别人不满中国的地方太多,那么我们不满别人的地方就没有了吗?恐怕只会更多,所以在幽默的气氛下,适当的反击,会使西方无聊政客们闭嘴。当然,我们要准备好充足的弹药!要明白进攻时的防守。

不要将外交单纯的推到只是外交的地步,外交部喊破了嗓子,商务部依旧去西方买品,其他的部门依旧不吱声,后果就是外交部喊着喊着,自己就觉得无聊了。我们抗议了一中午,别人生意照做,钞票照数,好人照当,我们成了替罪羊!

所以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