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金融

流年桃花村的彼岸花短篇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4 00:49:54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你是心理医师还是巫师?  “大哥,这个大夫太漂亮太年轻,我看未必有真功夫。”清荷满眼无奈地说。正发呆的清欢突然将身躯从沙发靠垫中离开,挺直了身体诧异地问道:“小荷,你曾经对我说过这句话吗?”  小荷有点嗔怪地说:“拜托,哪有啊。这个心理医生我今天才找到的,你都不知道我费了多大劲儿。留过洋的医生架子就是大,没有预约谁都不见,亏得一个病人临时爽约才给我们一个机会,说实话我是不太相信她。”  清欢哦了一声又陷入沉思。自从他被总公司派遣到这个省会城市做省公司总经理以来总是感到精神恍惚,不仅常常被噩梦惊醒而且有些场景或对话总感觉曾经发生过一般。  在企业中他是一名技术性干部,工作业绩突出,若不是有董事长的青睐和支持,在这个关系网极端复杂的大型企业中根本不可能做到一方诸侯。  清荷是西部大地震时的孤儿,当时还是个留着马尾辫的高中生。清欢在震后支援震区时结识并对口支援了她的学习生活费用,并将她的名字改为清荷,直到清荷大学毕业直接就做了清欢的助手。  清荷是清欢在这座城市里信任的人,他清楚他的这个位置有太多的人觊觎着,他一向谨小慎微不给任何人留下任何可以攻击的把柄。他倒不是太担心这个位置被人取代,而是不想辜负董事长的希冀。因此,尽管其他公司曾开出令一般人无法拒绝的条件挖他跳槽,他却始终不为所动。  和往常一样,他们没有用公车而是清荷开车载着清欢去诊所。  “这是去哪呀,怎么都快出市区了?”清欢疑惑地问道。  桃花村。据说这个留过洋的大夫就是太喜欢村里那大片大片的桃树和祖上留下的那座风格迥异的石头房子才坚持回来的。  桃花村?清欢内心忽然有一种强烈的渴望,似是有一种莫名之力在向他召唤。  桃花村终于到了,两人下车朝村里走去。这个村子里的建筑大同小异,几乎都是清一色依山而建的石头房。忽然清欢朝一座两层石头房指了一下说:“到了。”  清荷睁大眼睛吃惊地问道:“哥,你来过?你怎么竟然知道就是这家?”  清欢楞了一下,茫然地回了一句:“没有,走吧。”  清荷一脸茫然地愣在原地几秒钟然后快步跟上。  工作人员将两人引入二楼一间散发着淡淡幽香的房间里,一位气质优雅大约不到三十岁摸样的女子身穿淡紫色带着朵朵桃花的旗袍从沙发上站起向两人款款走来,说道:“欢迎来到无尘心里诊所,请叫我无尘。”女子伸出右手在抬头的那一刹那美妙的笑容消失了,非常诧异地问道:“先生我们见过面?”清欢的双眼也似乎凝固在对方的脸上,木然地说道:“这也是我的感觉,一来到这里就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包括这地方和你,但我确信我们真的没有见过。”  无尘没有再说什么引两人坐在沙发上,动作娴熟地给两人泡了一壶色泽浓郁的普洱茶。  清荷环视了一周惊奇地问道:“你这里似乎没有一件电器,甚至连一只灯泡都没有。”  无尘从古朴的紫砂壶里倒出一杯茶递给清荷:“请用茶,这是珍藏很久的老普,外面很难找到。在我这很难见到现代化的东西,我连手机都不用的,客户之间的联络助理会帮我处理的。”  清荷不解地问:“那你在美国是如何生活的?那边的现代化程度更高呀?”  无尘呵呵一笑道:“之前不是这样的。我父母去世得早,从小和奶奶相依为命。出国以后一直想把奶奶接到身边生活,可是她太执拗,死活都要守着这个家。有一天我突然梦到奶奶对我说了‘宿命’两个字就消失了,我打电话给村里人一询问奶奶果然是刚刚辞世。于是我便回来奔丧,顺便继承了这座房子,回到这以后就再也不想走了。我似乎是看破了许多东西,熙熙攘攘,名利前程对我来说都如浮云,我想我适合这个名字:‘无尘’。”  清荷听得很入迷,想到自己也是双亲早逝不仅悲从中来。可她一转眼发现清欢已经斜靠在沙发一角睡着了,正要伸手去推却看到无尘伸出一只手指做了一个禁止的动作。清荷思索了一下微笑道:“想不到您的催眠技术这么高呀,讲着故事就把大哥给催眠了。”  无尘露出一个苦涩的笑:“不是我,是他被自我催眠了。”清荷摇摇头表示不明白。无尘继续说:“小妹妹你相信前生今世吗?”清荷还是摇了下头,温柔地看了一眼清欢,生怕将他吵醒。  无尘继续说:“你应该有见到从未见过的人时有特别亲近或是特别厌恶的感觉,尽管他或她什么都没有做,这就是前世之缘。当我见到你大哥的眼,心里疼痛地几乎站立不住,我相信我和他之间前世一定是有解不开的爱恨纠葛,至于是福是祸只有看事情慢慢发展吧。”  清荷一下子从沙发上跳起来说道:“难道你就是他噩梦里喊到的娟儿?”无尘没有表情淡淡地回道:“或许吧。”清荷发觉自己的失态,又慢慢坐回去,轻蔑说道:“我还以为你是心理医生,原来是个招摇撞骗的巫师。”  无尘也不气恼,举杯浅啜一口茶依旧淡淡地说:“小妹妹,看得出你很喜欢这位‘大哥’。”清荷“哼”了一声,也不敢将清欢从睡梦中喊醒,她对无尘的话也是将信将疑,生怕无尘暗中已经把大哥催眠了,催眠没有结束喊醒被催眠者听说搞不好会死人的。  两个人不知道僵持了多久清欢终于从梦中醒来,句话便是:“我在梦里知晓了我的前世。”清荷急切地问道:“那娟儿是谁?”然后深深地看了一眼无尘。清欢也循着清荷的目光向无尘看去,缓缓地垂下头:“对不起,是我杀了你。”    二、大王赐婚  远古,某朝末年。官逼民反,天下烽烟四起,加之外夷作乱某国岌岌可危。国王提拔大将清欢为三军统帅征战南北。清欢文韬武略,体恤军士与黎民百姓。对作乱者能收编招安则为己所用,一致讨伐外夷侵略。清欢几年征战下来深得民心,军心,却失去了君主信任之心。  清欢功高盖主,暴君害怕清欢会取而代之,此时杀之又恐天下义士造反。有谗臣献计:“何不将公主许配于元帅以稳其心。”暴君颔首曰:“此计甚好。”遂诏书清欢回朝面君。  初晨,长江渡口。清欢拉着娟儿的手依依惜别:“等我此番从京都回返便将与你成婚。”  娟儿忍住内心的悲伤说道:“我会在每一个清晨来到此地眺望,直到站成腰长腿短,哥哥多多保重。”  国都内宫外处处张灯结彩,欢迎英雄凯旋而归,暴君在宫内大宴群臣为清欢接风。一番推杯换盏之后暴君请诸臣安静宣读一个本朝的大喜事:“青年才俊大将清欢这些年东征西战为本国社稷立下汗马功劳,朕决定将宠爱的七公主下嫁于清欢将军,择日成婚。”  此言一出群臣欢呼雀跃,齐齐恭贺大将清欢。清欢却再也坐不住了,仗着几分酒力大呼一声:“启禀皇上,末将已有媒约,请您收回成命。”暴君听闻此言龙颜大怒正要发作,一旁谗臣对其使个眼色起身说道:“清欢将军,本国之内还有比大王更大的媒人吗?大王赐婚,乃天降之福违抗者便是逆天者。你虽有媒约在前,但王命难违也不算悔婚,将军不可不明事理啊。”  看着暴怒的主公清欢一时无话以对,谗臣伺机对暴君进言:“大王,清欢将军也是一诺千金之人,如此重情之人也值得钦佩,稍后微臣再与他促膝长谈。”  暴君一言不发拂袖而去。谗臣吩咐大家马照跑舞照跳,只是在也没人敢与清欢多说话。  次日谗臣觐见暴君商议清欢之事。谗臣对暴君说:“昨晚若将他拿下,势必会被亲近清欢的人传将出去,此时天下好汉都臣服于他,难免造成叛乱。”暴君点头称是,问道:“如今我这面子也没了,这将如何是好。”谗臣一脸杀气地说道:“即便是他顺了大王之意,也会怀恨于心,此人绝不可留。不如如此这般……”  至晚,大王又在宫内大宴群臣。暴君换了一副亲民的面孔,不时从宝座上下来与群臣同饮。一开始清欢还是战战兢兢生怕暴君再次提出婚配之事,不料暴君竟如从未发生过事情一样。酒过三巡,清欢忽然感觉内心无比狂躁,有种毁灭一切的欲望。恰逢此时暴君走至身边,清欢一再克制还是忍不住发起狂来,一面辱骂一边朝暴君动起手来。谗臣一声令下从门外跑进一队功夫高强的侍卫军,几番激战终将清欢五花大绑。  暴君一边下令全程戒严诛杀清欢带来的部下,一面昭告天下:“大将清欢自恃功高,在大王为其接风洗尘当夜竟欲弑君,罪在不赦。念其为朝廷所做贡献,赐予绞刑赏其全尸厚葬,其部下仍论功行赏,亲属不究。”    三、娟儿与清欢  桃花村,长江渡口,娟儿眺望的身姿似已成树。渡船的旅人纷纷议论大将清欢弑君被杀之事,一面惋惜一面责怪他太鲁莽。娟儿忙问:“清欢哥哥真的被杀了吗?”旁人说道:“这是真的,听说是畏罪自杀死在牢里,人都埋了好多天了。”娟儿慌忙跑到宗祠去求见圣女无尘——也就是自己的亲妹妹。  桃花村原是世外桃源般的隐秘之地,几百年以前有个先知之家预见到乱世即到来到此地避世,繁衍生息,终成为一个村落。随着帝国的扩张和土地的开垦,桃花村已不再封闭,然而却依然保留祖上传下的规矩和信仰。  桃花村的宗祠是村里的禁地,只有在盛大的祭祀活动时才会开放。宗祠里的日常管理由圣女负责,圣女一生不婚,保持的纯洁性,任何人不可亵渎正视,违令者斩首。圣女日常柴米油盐一干事物由专人送入大门却不可越雷池一步。  圣女是终身制,老一代圣女仙逝新晋圣女由十四岁至十八岁的女孩中选出。圣女掌握本族核心的秘密,通阴阳善祈雨。圣女还有一个特质是知晓自己的天命,大约在死亡前半年便会通知族长将选好的接班人送入祠堂传授衣钵。  本届圣女仙逝前内定的本是族长女儿娟儿,但这娟儿不仅出落的如花似玉而且琴棋书画无一不精,喜得族长大人心花怒放。眼看老圣女身体一天天形容槁枯,女儿也快过了十八岁,族长内心那个急呀。老圣女一天的食谱都由他亲自制定,饶是天天山珍海味,人参当归的养,奈何老剩女早油尽灯枯,在娟儿即将满十八岁时便召唤接班人进祠。  清欢也是桃花村人。桃花村人尚武,男女老少人人都会两手,这些技艺都是祖上传来的,清欢更是其中佼佼者。桃花村民风淳朴,没有男尊女卑的陋习,由于尚武村民颇有些江湖儿女的风格,不似外界男女授受不亲的思潮。  那一年清欢十八岁,娟儿十六岁。清欢次参加村里比武大会就拔得头筹,他骑着高头大马绕场一周从娟儿身边走过时拉住马缰目光含情死死地望着娟儿。娟儿避开清欢热辣辣的眼睛自语道:“不过是一届莽夫。”  清欢早就对桃花村美人爱慕已久,听完娟儿的话也不生气,呵呵一笑遂说道:“久闻娟儿姑娘多才多艺,您可以挑一样功夫以外您不拿手的难为一下在下也好让大家开开眼。”众人也起哄道:“娟儿姑娘露一手,压压他的风头。”娟儿气的杏目圆睁,一转念:“也罢,那就让这个混小子丢丢丑。”  娟儿清清嗓子示意大家安静,然后说道:“我不拿手的就是作诗了,勉强作一首五言绝句,你也跟着和几句吧。”清欢微笑点头同意,娟儿捋了一下刘海儿说道:“昨天我和伙伴在桃花溪玩水被一个家伙在一旁取笑,这个仇也该报了。听好了。清溪可照颜,欢闹引小鼋。绿豆原无罪,王八莫要烦。”  “哈哈哈……”娟儿说完大家伙哄堂大笑。上点年纪的老人摇着脑袋呵呵直乐:“这丫头够损啊,人家小伙子尚未成婚怎么就成那个啥了?”  娟儿得意洋洋地说:“那就成家以后成那个啥呗,不仅如此我作的诗是藏头的。”  “清欢绿王,哈哈万绿。”大伙又开始起哄。  清欢也不恼,大声说道:“安静,安静。我来作一首。涓涓溪水岸,儿女两相安。我在挑媳妇,心房只一间。”  大伙齐问:“清欢,你娶媳妇就盖一间房,谁家闺女肯嫁给你。”  清欢微微一笑自信地说:“两人如果真心相爱,即使只有一个茅草屋也有人肯嫁的。”然后指指自己的心脏说:“况且,我说的心房是这儿,不是新房子。心房只有一间,只住一个人。对了,我作的不是藏头诗,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娟儿又羞又气,明知道清欢意指自己却不敢当中发作,只好怒视一眼转身拂袖而去,引得一干人哄堂大笑。过后不久有好事之人诚心撮合二人,理由为两人其一文武双全,其二才貌无双,实乃天作之合。当时圣女身体还算健壮,但族长也不敢亲口敲定,不过也算是默认此事。全村也都默认此事,心里都把娟儿当作清欢未来媳妇。  娟儿也不是不喜欢清欢,只是岁数小还有些孩子气,开始很不习惯大家这种默认,后来才逐渐习惯,两人慢慢地不知不觉地走到了一起。  可惜好景不长,在那个兵荒马乱的时代男人们到一定年龄都是要参军保家卫国的。清欢被迫与村中一些伙伴一起进了部队,由于清欢在战事中屡建奇功没几年就升到了将军之位。    四、圣女人选  圣女传话给族长要求新圣女入祠堂时族长懵了,独自坐在书房发愁。忽然有个声音说:“阿爹,我去做圣女。”族长回头一看是他的二女儿无尘。族长叹着气说:“胡说。手心手背都是肉,你们两个我一样舍不得,可是祖宗家法违抗不得啊。对了,你是怎么知道的?难道你刚才偷听到了?”无尘无比坚定地说:“孩儿怎敢偷听大人讲话。阿爹,昨晚我梦到圣女召唤我去,她说我才是适合人的人选,她还说这叫宿命。” 共 11129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济南红绘医院
哈尔滨专治男科医院哪家好
云南哪家治疗癫痫病医院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