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金融

“独臂天使”托起小村庄的希望

时间:2018-10-17 03:55:55 来源:互联网 阅读:5次
尘肺病是一种因长期在粉尘大的环境里工作而造成的疾病,近年来成为许多农民工的“职业病”。在重庆市忠县拔山镇芋荷村.外出务工的村民较多.早在5年前就有数十名尘肺病患者登记在册。由于经济条件较差,许多村民对自身疾病欠缺了解,对未采失去了信心。

  就在小村庄被绝望的阴霾笼罩时.残疾村民韩家兰开始研究尘肺病,终用所学到的知识驱散了村民的病魔。

  儿子感染尘肺病,独臂母亲要“自救”

  2011年11月14日,重庆市忠县的天气久雨初晴,终于迎来了一个艳阳天。在忠县拔山镇芋荷村7组的一块空坝上,一位满头银发的独臂老人,正站在阳光下和一群尘肺病人亲切地谈心。她就是65岁的韩家兰,一位被病友们视为精神支柱的坚强老人。

  韩家兰7岁那年被毒蛇咬伤,永远失去了右臂。她因不能像正常孩子那样写字,到了上学年龄去学校报名时,被当地小学拒收。

  突如其来的变故并没有打倒这个坚强的女孩。她每天晚上去夜校上识字班,白天则一边帮父母干农活,一边抽空用左手拿着瓦片、石头等吃力地反复练习写字。她10岁那年,当地小学老师和校长被她的刻苦精神所感动,主动上门请她入校读书。

  小学毕业那年她已经16岁,尽管渴望读书,但贫寒的家庭条件却不允许。韩家兰没有为难父母,很快接受了现实,从此下地耕种劳作,和命运较劲。

  韩家兰17岁那年被推选为村团支部书记,3年后与同村的汪朝坤相恋结婚,并先后生下汪秋红和汪秋华两个儿子,一家4口其乐融融。然而,世事无常,就在韩家兰一家日子过得有滋有味时,不幸降临。

  1979年春天,韩家兰家盖新房,就在房子即将建成时,丈夫汪朝坤不慎从房顶掉下来,摔断了脊椎骨,再也不能从事体力劳动,家里的重活全落到韩家兰一人身上。那时两个孩子还小,韩家兰凭着自己的坚强毅力,咬牙撑起了这个家。

  20世纪90年代,农村青壮年开始陆续外出打工,汪秋红和汪秋华两兄弟为了减轻母亲的负担,也辍学去浙江打工挣钱。两兄弟很懂事,每个月都省吃俭用,将工资寄回家。然而,好景不长,这个家的厄运接踵而来。

  2002年3月,在外打工的汪秋红和汪秋华两兄弟突然回到重庆老家,并称不准备再出去打工了。儿子的理由是回家照顾年迈的父母,可韩家兰总觉得其中有问题,直到后来发现两个儿子只要稍微干一点重活就会累得气喘吁吁时,她的心情一下子沉重起来。

  在韩家兰的多次逼问下,两个儿子道出了实情。原来,汪秋红和汪秋华两兄弟一直在沿海的工厂干活,虽然工资高但工作环境差,生产车间里常常被粉尘笼罩着。

  两年前,汪秋华感到身体不适,去医院查出已患了尘肺病,不久汪秋红也查出患了同样的病。由于工厂不正规,他们没有得到相应的赔偿,又怕父母担心,所以一直隐瞒病情。

  韩家兰是个老实巴交的妇女,从来没听说过什么尘肺病。她想,这应该不是什么绝症吧?

  可看着两个儿子病快快的,她感到十分揪心,忙问儿子: “这病能治好吗?”

  “估计很难!反正就靠保养呗。”大儿子汪秋红说。其实他们也不知道尘肺病能不能治好,只是这两年来病情反复发作,让他们有些绝望。他们回家一是身体不允许再干重活,另一个原因是想趁还能活动,好好孝敬一下父母。

  然而,他们在家还没待上一个月,就先后出现了胸痛、咳痰、呼吸困难等病征。不能让儿子这样等死!韩家兰有些坐不住了。她一边硬拉着两个儿子到县里的医院治疗,一边四处打听偏方。

  随着对尘肺病的逐渐了解,她发现这个病并没有那么可怕,只要配合治疗,同时进行必要的心理疏导,是可以控制病情的。其实,她的两个儿子还处于尘肺病期,只是由于对病情不太了解,精神垮了,已经向病魔妥协。

  韩家兰决定亲自给两个儿子做心理治疗。“儿子,我们回家,你们这病我心里有底,死不了!”

  2002年4月下旬,韩家兰再次带两个儿子到县人民医院看完病后,信心满满地对他们说。

  汪秋红两兄弟不知道,母亲这次除了带他们到医院看病,还到书店买介绍尘肺病治疗和保养的相关书籍和一本字典.她要现学现用,帮助两个儿子走出阴霾。

  创办“康复中心”,免费救村民

  “想要治好尘肺病,首先是离开原来的粉尘工作环境,更重要的是保持乐观的心态,树立战胜病魔的信心,积极锻炼身体。你们觉得天塌下来了吗?老妈的天都坍塌了多少次,可我这一辈子并没输掉什么……”回到家里,韩家兰和老伴儿一起给两个儿子做思想工作。两个儿子频频点头。

  从那以后,韩家兰根据农村条件,每天清早起床叫醒儿子,然后带着他们一起沿着村子跑步,呼吸青山绿水间的清新空气。然而,如此简单的锻炼方法,汪秋红和汪秋华只坚持了两天就打起了退堂鼓。

  “妈,知道你是为我们好,但药都治不好的病,锻炼能起作用吗?不如让我们在这几年过得舒坦点。再说,农村人一大早起来就干活,我们却围着村子瞎跑,人家看了还不笑话啊……”两个儿子不约而同地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韩家兰偶尔也看到别人对自己儿子指指点点,在背后猜测正值壮年的兄弟俩到底患了什么怪病。

  “别人说又不会要你们的命!我查了很多资料,都说要治好这病必须树立信心和加强锻炼,而且医生也这么说的……”韩家兰每天早上仍旧带着儿子锻炼身体,并照顾好他们的饮食,让营养均衡。

  傍晚时分,忙碌了一天的她总是忘不了再和儿子谈谈心,彻底打消他们对尘肺病的畏惧情绪。

  这样坚持锻炼一个月后,村民们几乎都对这个家庭产生了好奇,更有人直接向韩家兰打听她的两个儿子到底得了什么病。韩家兰也不遮不掩,将儿子的病情和盘托出。

  2002年7月,韩家兰带着儿子锻炼了3个月,两人的病情已有明显好转。一开始,两个儿子每跑几百米,就会不停喘气,请求停下来歇息一会儿。3个月后,儿子跑步时歇息的时间越来越少,有时还将韩家兰远远地甩在身后。这一切,韩家兰都看在眼里,喜在心头。

  这年10月,汪秋红和汪秋华经过母亲的贴心“治疗”后,病情得到控制,身体也恢复了健康。为了让父母过上好日子,两兄弟又信心满满地前往沿海打工。

  汪家两个儿子患尘肺病的消息早已在村里传开,如今又都若无其事地外出打工。这在常人看来并没有什么,但对一些正遭受同样病魔摧残的村民来说,无疑是个天大的好消息。此后,隔三岔五就有患尘肺病的村民到韩家兰家打听治疗秘方。

  当韩家兰说出实情后,大多数病人都不相信,有的甚至责怪她没有爱心,不愿帮助别人。

  这件事让韩家兰感慨万千。在帮助两个儿子控制病情时,她慢慢对这个病产生了浓厚兴趣。在她看来,儿子锻炼半年就可以重返岗位,如果自己再钻研一些专业知识,不就可以拯救更多的病人吗?不久,村里发生了一件事,更加坚定了韩家兰与尘肺病作斗争的决心。

  2003年春节后的一天,韩家兰见一个叫张铁虎的邻居有很多天没出过家门,就准备去看看。张铁虎的父母早逝,他很小就出去打工,30多岁了还没结婚,直到半年前才回村,而且很少出门。

  当韩家兰敲张铁虎的房门时,却发现门虚掩着,半天没有人答应。突然,她闻到屋里飘出一股刺鼻的味道,心里一怔,预感到大事不妙,急忙推门进去。

  眼前的一切让韩家兰傻眼了:张铁虎坐在床上,泪眼模糊,手里拿着一瓶农药正准备喝下去。千钧一发之际,韩家兰跑过去一把夺下他手中的农药瓶。

  “让我死了算了。”张铁虎趴在床上,像个孩子一样绝望地哭起来。

  张铁虎也因去城里打工患上了尘肺病。他将打工赚的钱都花到治病上去了,但却没治好病。为了能娶个媳妇,他一直隐瞒着自己的病情,可后来发现病情越来越严重,又没人照顾,连自身的劳动力也在逐渐丧失。张铁虎感觉自己就像个废人,所以才有了轻生的念头。

  听完张铁虎的诉说,韩家兰非常震惊: “你还年轻,怎么就想走绝路呢?我那两个儿子也得了尘肺病,现在不是好好的么?只要你肯听我的,你这身体也能康复。”

  张铁虎对韩家兰的话半信半疑,韩家兰便讲出了自己“治疗”两个儿子的心路历程,并耐心地开导他。,张铁虎抹干泪水,答应不再做傻事。

  随后,韩家兰像当初拯救自己儿子一样,每天让张铁虎按她的计划锻炼身体。张铁虎是长期做电焊工吸人粉尘患上尘肺病的,并且已经发展到了第二期,如果不好好疗养,很可能迅速发展为尘肺病晚期。

  韩家兰查阅相关资料后,告诉张铁虎一些关于治疗尘肺病的注意事项。

  然而,经过几个月的锻炼,张铁虎的病情并没有明显好转。不过,这期间他也慢慢接受了这个残酷的现实,重新拾起对未来的信心。

  转眼又过了一年,2004年3月,张铁虎在韩家兰的指导下锻炼身体,病情开始有了一些好转。到这年秋天,韩家兰又帮他联系到一项编织竹篮的工作。编竹篮不是什么重体力活,张铁虎完全能应付。就这样,张铁虎一边治病,一边憧憬着未来的美好生活。

  为了治好张铁虎的病,韩家兰开始积极充电。她四处奔走,学习尘肺病的预防和治疗知识,自己掏钱购买各种医学书籍。她认为,自己首先要做到胸中有墨,才能更好地辅导他人。

  因为特别关心尘肺病的问题,韩家兰逐渐了解到,村里年轻人出去务工,大多都在建筑行业做体力活,虽然能挣一些钱,但不少人也因此患上了各种职业病。其中,尘肺病是常见的一种。由于许多人一得病就往癌症方面想,立即将自己封闭起来,不肯向别人透露自己的病情,导致病情越拖越严重。

  2006年5月,重庆忠县的自强残疾人服务站建立了一个残疾人基金会,他们常常到芋荷村来看望尘肺病人。韩家兰向工作人员打听后才得知,自己所在的这个村庄,竟有数十名尘肺,病人记录在册!

  韩家兰想,自己既然能帮助两个儿子控制病情,也可以帮助其他人控制病情,她决定,将村里所有尘肺病人召集起来,为他们做心理治疗,带领他们积极锻炼身体。

  一个月后,韩家兰把自己的家变成了“尘肺病人康复中心”,并在家门口挂上了牌子。由于这个条件简陋的“康复中心”没有任何治病的药物,到韩家兰家来治疗的病人寥寥无几。

  “独臂天使”托起小村庄的希望

  为了说服村里尘肺病人走出家门接受治疗,韩家兰没有少下工夫。她首先通过村里的广播劝说,但效果并不好。随后,她将手抄的尘肺病知识,变成一张张宣传单,挨个儿给尘肺病患者送去,并劝他们到自家的“康复中心”来,一起携手战胜病魔。

  让韩家兰苦恼不已的是,就算她逐个上门劝说,很多患者也不愿接受她的免费治疗,有的病人甚至坚决否认自己患病。既然说服不了别人,就要用事实证明一切!

  2006年底,韩家兰与来家治疗的5名尘肺病人开始了初级锻炼,让他们正视自身疾病,重拾康复信心。由于病人的病情不同,仅跑步这一项锻炼就闹了不少笑话。一个晚期病人步行快了就喘不过气来,更别说跟大家一起跑步了。

  常常是韩家兰和两三名病情较轻的患者跑一段距离,就得赶紧停下来回去找掉队的人,因为病人一旦体力不支倒下就危险了。此时,韩家兰慢慢意识到办“康复中心”比当初治疗儿子的病难多了。

  之后,陆续又有病人加入康复治疗。由于农村没有健身器材,患者又不能进行强度太大的运动,韩家兰思来想去,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编一套健身康复操!

  编操对一个农妇来说可不容易。韩家兰先是到附近小学门口观看学生们课间做的广播体操,然后根据尘肺病人的特殊情况,删减一些高难度动作,编出了一套身体虚弱的尘肺病患者能够完成的健身操。

  后来,韩家兰又不断进行修改,删除了一些比较生硬的动作,使整套操总算像模像样了。有病人打趣地说,这是韩氏太极。也有村民说,这是农民瑜伽。

  2007年10月,张铁虎的病情终于得到很好的控制,他从事的编织工作也有了很大起色,生活逐渐走上正轨。更让他高兴的是,在韩家兰的撮合下,他和邻居一个姑娘喜结连理,过上了幸福生活。

  然而,就在韩家兰通过自己的不懈努力,逐渐使这个刚从噩梦中惊醒的小村庄恢复生机的时候,不幸再次降临到她身上。

  2008年3月,韩家兰的丈夫汪朝坤因病离开人世。出殡当天,韩家兰哭得昏天黑地。她对丈夫的离去充满了自责。这两年来,她几乎把所有心思都用在了帮助尘肺病人身上,疏于照顾一直身体虚弱的丈夫。

  好在两个儿子十分理解她,支持她继续帮助村里的尘肺病人摆脱疾病。她的善举,也改变了一些原本怀疑她的病人。

  村里62岁的颜光虎是个“资历”较老的尘肺病人,也是这些病人中思想顽固的一个。早在5年前,他就因打工患上了尘肺病,辗转治疗1年多,花光了家底,病情却一直不见好转,到后来连走路都得依靠拐杖。尤其到了冬天,更是痛苦难熬,每呼吸一口空气,都感到撕心裂肺般难受。他对生活彻底失去了信心。

  在韩家兰刚开办“康复中心”时,他拒绝了韩家兰伸出的援助之手:“我这病我自己清楚,你也不用可怜我!你要能治好我这病,全国那些医生估计都没饭吃了……”

  2008年夏天,颜光虎被身边一个个鲜活的例子打动了,改变了对韩家兰的看法,来到韩家兰的“康复中心”,表示愿意尝试她的治疗方法。随着一个个像颜光虎这样的“老顽固”主动将生命交到韩家兰手里,来她家做康复治疗的尘肺病人逐渐多起来,多时有30余人。

  病人多了,不但管理起来比较麻烦,而且还遇到一个更严重的问题:一些晚期尘肺病人,想要彻底恢复健康十分困难,治疗一段时间不见明显效果,便渐渐失去了信心,他们的言行很容易影响“康复中心”的其他病人。

  怎么办?总不能因此孤立这些晚期病人吧?韩家兰反复思考,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那就是帮助他们创业,恢复自食其力的能力,让他们能更加积极地面对生活。韩家兰和县里的相关单位商量,筛选出一些适合这些病人的一些生产技术,如编织、畜牧养殖、刺绣等。

  韩家兰的努力没有白费,通过她的不懈努力,年岁已高的晚期病人颜光虎也掌握了编织技能,一年能挣2000多元钱,足够生活开支。加上经过积极锻炼,病情没有再继续恶化,他开始重新鼓起生活的勇气,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因为无私地帮助尘肺病人,韩家兰的名声逐渐传扬出去,有人称她为“独臂天使”,有人则亲切地叫她“韩妈妈”。韩家兰身上有一本笔记本,上面密密麻麻地记录着在她的“康复中心”治疗过的56个尘肺病人的情况。如今,这些人都生活得很好,其中30多人重返沿海打工,另外10多人在老家创业。

  2010年末,韩家兰获得了忠县“十佳文明市民”称号;2011年8月初,在忠县拔山镇政府举行的“十大标兵”颁奖大会上,她又荣获“身残志坚标兵”称号。

  靠自己仅有的一只手,韩家兰不但改变了自己的命运,而且托起了村里50多名尘肺病人的希望。通过她的努力,为尘肺病人驱散了生活的阴霾,给他们绝望的内心送去了温暖和光明。智能锁
西区新干线价格
常州挤出防鸟网
智能阀
西区新干线图片
常州雷达物位仪
智能倒车轨迹
西区新干线社区实景-太原
超声波物位仪图片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喀什小儿心外科医院哪家好 喀什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喀什种植科医院哪家好 喀什眼整形医院哪家好 喀什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和田中医内分泌医院哪家好 和田中医免疫内科医院哪家好 和田性病科医院哪家好 和田药物依赖科医院哪家好 伊犁医学影像学医院哪家好 伊犁骨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伊犁精神科医院哪家好 塔城头颈外科医院哪家好 阿勒泰内科医院哪家好 阿勒泰骨科医院哪家好 潮州一甲医院哪家好 揭阳三甲医院哪家好 揭阳二级医院哪家好 枣庄三丙医院哪家好 潍坊三级医院哪家好 日照其他医院哪家好 天津河西圣安医院乘车路线 吸脂 脸部 口唇 癫痫病 白癜风饮食 白癜风预防 妇科炎症 小儿内分泌科 妇女保健科 宫外孕 什么是耳科 什么是关节炎 什么是白癜风 注射填充怎么样 什么是孕前检查 维斯科特-奥尔德里奇综合征医院 心气虚医院 锌缺乏病医院 佛山有哪些针灸科医院 佛山有哪些传染科医院 湛江有哪些肿瘤外科医院 湛江有哪些血液科医院 揭阳有哪些中医消化科医院 云浮有哪些整形科医院 云浮有哪些口腔科医院 济南有哪些传染病科医院 济南有哪些小儿神经外科医院 济南有哪些神经外科医院 青岛有哪些神经内科医院 淄博有哪些儿科医院 淄博有哪些皮肤性病医院 淄博有哪些老年病科医院 淄博有哪些肝炎医院 枣庄有哪些其它科室医院 枣庄有哪些心理咨询科医院 东营有哪些男科医院 衢州有哪些小儿神经外科医院 绵阳有哪些肿瘤内科医院 绵阳有哪些产科医院 绵阳有哪些心胸外科医院 大兴安岭有哪些肝病科医院 大兴安岭有哪些消化内科医院 大兴安岭有哪些小儿外科医院 太原器官移植医院哪家好 太原动脉导管未闭医院哪家好 忻州骨关节科医院哪家好 钦州放射科医院哪家好 昆明普通内科医院哪家好 昆明小儿营养保健科医院哪家好 酒泉双相障碍科医院哪家好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