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美食

神葬八荒第19章老疯子

时间:2020-01-26 12:27:22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神葬八荒 第19章:老疯子

“年轻人有冲劲是好事,但如果不能控制好这股冲劲,那可就不是什么好事了?”那双满是皱纹的手挡在赤的身前,一道的叹息声忽然间从耳际传来。

那道叹息声落下,不知为何,赤忽然间觉得自己的情绪稍稍稳定了下来,这奇异的变化令赤偏过头看去。当他看清眼前的人影时,血色双瞳猛然一缩。

“嘿嘿,年轻人,是不是很惊吓?”说话的正是那老者,这时候的他,脸上的皱纹完全收缩起来,显得无比滑稽,可赤却笑不出来,一脸地戒备之色。因为他能够感受到,这老者体内那滂湃的力量波动,他怕老者会突然攻击他。

老者的头发很长,直接垂落到腰间,显得又脏又乱,不知道有多久没洗过了,稍微走得近一些,甚至都可以闻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强烈馊味……

不过虽说那老者看起来苍老无比,但精神却是格外好,一双眼睛炯炯有神,不经意间散发出一道道凌厉的光芒。可见,这名老者并不像看起来那样简单。

“老先生,你是谁?”

听到赤问话,那老者先是愣了一下,随后竟然哈哈大笑了起来,急忙窜到赤的身边,他的速度非常快,让赤根本来不及躲避,就被那老者抓住了他的手腕,随之便是一股奇特的力量灌入他的身体之中。

赤大惊失色,急忙运转荒诀,可老者掌中的那股奇特力量却是率先一步退了出去。

“哈……哈哈!元荒之体,竟然是元荒之体,老天你终于干了一件好事,终于有人继承我的衣钵了,哈哈……”那老头探查了一遍赤的身体之后,突然间狂笑了起来,整个人都像是在这刻疯癫了起来。

“老人家,你怎么了?”赤小心地问道。那老者狂笑,似乎并没有听到赤的话,令得赤不断地翻着白眼。突然间,那名老者的狂笑骤然停顿,双手将散落在眼前的白发拨开,对着赤一本正经地说道:“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师傅了,赶紧拜我为师。”

赤心中猛然一惊,这老者知道他是元荒之体,还要收下他?这让他疑惑不已,难道元荒之体还有别的强大之处吗?

“我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就让我拜你为师?”赤撇撇嘴说道。

他知道这名老者肯定不简单,但要他拜一个不知是何来历的人为师,他还是做不到。更何况,他已经有莫谷这个老师了。那老者整理了一下头发,笑道:“没想到你这小娃娃还挺有主见的,哈哈……不过我喜欢!”

“对了,你犯了什么事了,怎么被扔到这来了?”那老者竟没有继续纠结那拜师的事情,对着赤问道。

“我的体内不知道为何,爆发出了一股不属于我的力量,将同伴打伤了。”赤如实说道,然后反问道:“那你呢?看你这模样,应该呆了很久。”

听到赤的话,这老头又疯疯癫癫的笑起来,又是拍打地面,又是躺在地面上直打滚,就像个小孩撒娇一样,原本就脏乱的衣物,现在已经彻底看不出它原本的颜色了。

“这简直就是天意呀!你无意间伤害了同伴,还是用那不知名的力量,而我则是用体内不知名力量,杀了一个狼心狗肺的长老,这真是天意啊!你一定得拜我为师,我教你控制体内的不知名力量,还能让你变得更强。”那老头大笑道。

赤愣了一下,他没想到这老者居然杀了本门的长老,而且还是用的那不知名力量?他所说的不知名力量,和自己体内的是一样吗?赤的心底充满了怀疑。

“混小子,别怀疑我的话,我可是上一代虚元宗大长老,伍铭!就算是莫谷那小子见到我,也要乖乖地给我行礼!”伍铭嘚瑟地昂了昂头,脸上一片倨傲之色。

赤又是一愣,伍铭的名字他当然知道,那是上代的大长老,实力是公认的虚元宗。但由于很久之前犯下了严重的事情,然后自己进入了监牢,他没想到自己竟然会遇到这个家伙。

“我拜你为师,能够学到什么,我能变得更强吗?”赤一脸认真地问道。他清楚,就凭现在的自己,可什么都不是。

“学到什么?那可要看你自己了,如果你坚持不下去,那么你便什么都学不到,但若是坚持下去,成为一方强者,那是必然的!”

“我伍铭只收过一个徒弟,他现在是虚元宗的太上长老,你说他的成就会低么?而我嘛,只不过因为犯下心中内疚,才留在这里悔过。”伍铭低叹了一句,眼底有着莫名的意味。赤的心猛然一惊,噗通跪下:“师傅!”

看见赤拜师,伍铭摸了摸下巴,嘿嘿一笑。那脏乱的衣袍被他甩到一边,便径直来到赤的面前,狠狠地敲了敲赤的脑袋,笑道:“我的好徒弟!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会把我厉害的东西都传给你,你可要用心点学!”

“好的,师傅!”赤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这在他的脸上是非常难得的。就在这刻,赤不知想到了什么,问道:“师傅,现在我拜你为师了,是不是和宗主大人同辈了啊?”

伍铭想了想还真是这样,没好气地拍了一下赤的头:“好你个小子,原来你是这个目的呀!不过虽说这是事实,可你不能随便暴露我是你的师傅,别看我疯疯癫癫的,我可知道外面有不少人都恨我,如果他们知道你是我的徒弟,那么你就麻烦了。”

赤脸色一苦,无奈地叹息道:“原本师傅并不是很强大嘛,应该是在这避难的吧?嗯,没错,一定是这样!”

“啊呸,你师傅我实力强大,用得着避难吗?我这里是悔过,悔过……可懂?”伍铭又拍了一下赤的头,脸色略显凝重,低声道:“你这小子到外面别胡乱炫耀你是我的徒弟,虽然那是个很威风的名头,但麻烦真的会很大。”

赤撇撇嘴,嘀咕道:“这算什么?承认是你的徒弟,就会有很大麻烦,我看你的实力也不怎么滴么……”赤戏谑地说道,伍铭抓了抓头,因为赤怀疑他的实力,这是他不能容忍的。

“哇呀呀,气死我了,你这小子竟然敢怀疑为师的实力,啊啊啊,不能忍了!”伍铭抓耳挠腮,那满头白发被他不断地拨动,在赤面前飞舞着。

“好了,师傅你别转了,转的我头都晕了!”赤不满地嘀咕道,随后抓起一根铺床用的稻草,无聊的摆弄着。

“哼,你这小子,竟然敢怀疑为师的实力,看来不露一两手,你小子是不会服!”伍铭翻了翻白眼,对着赤冷哼道。说完,伍铭的双手前伸,猛然握拳。

就在他握拳的那一刹那,赤血色双瞳猛然一缩,他看到一股和他体内相似的暴虐力量,缓缓地自伍铭的手中爆发出来,但看伍铭脸上的神色,分明没有失去理智。

就单单是这一手,就令赤大惊失色,有这股不知名力量的赤,很清楚那力量是何等的暴虐,何等的邪恶,可这样的一股力量,在伍铭的面前,就像是和元力一样操控自如。不单单如此,赤很清楚地感受到,那股暴虐力量,究竟有多么强大。

看到赤那吃惊的神色,伍铭哈哈笑了起来,显得很是得意,就差没有在脸上写上自豪两字了。而伍铭的这般表现,令赤白眼直翻。

“怎么样?小子,我这控制不知名力量的法门,想学吗?”伍铭掰了掰手指,随后将食指伸入鼻孔挖了挖,看向赤的目光,带着几分玩味之色。

“哦!”

赤淡淡地回应了一句,看他脸上的表情,伍铭大感惊讶。原本盘坐在地的他,豁然起身,几步来到赤的面前,死死地扣住了他的肩膀,道:“小子,你这是什么表情,难道你不想学?还是你看不上?”

“哦!”

赤依旧是那一句,而他的那副样子,简直要让伍铭气炸了,这还是次有人对他的神功满不在乎。

“哇呀呀,气死我了,你这臭小子,混小子!你到底知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啊!可恶啊!”伍铭抓耳挠腮,不断地在原地跳脚。看到伍铭的这番摸样,赤终于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哈哈,笑死我了!我说师傅,我作为你现今的徒弟,你不教给我教给谁啊?你还问我,想不想学?哈哈……真是笨死了!”赤大笑着,学着刚刚伍铭的样子,不断地拍打着地面。

看到赤那番戏谑的样子,伍铭的脸上顿时青一阵白一阵,甚至还带着尴尬的一丝红,不过被他很好的掩饰了过去。

“啧啧,你可真是个混小子,不过我喜欢,不像那些虚伪的家伙,嘿嘿,小子,我认定你了,准备接受我残酷的训练吧,嘎嘎嘎!”伍铭突然间阴笑了起来。那种笑声,令赤打了个深深的寒颤……

饶河县中医院
山西白癜风医院电话多少
海口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
武汉看牛皮癣去哪个医院
韶关中医牛皮鲜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3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