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故事

剑师 第七十四章 解救小狐狸 六

时间:2020-01-17 01:32:16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剑师 第七十四章 解救小狐狸 六

大多数男人总是很自私,就算他拥有了一万个女人,也不能容忍她们其中任何一个的背叛。

见到围住李贤的女人们,束温人再也温和不起来,他可不像南宫圣那般自大,自大太危险,他还有大好的人生没有享受够,怎么舍得拿自己的性命去冒险?

所以,他在发现敌人异常之时,便立即一掌拍下。

这一掌可以看出,束温人有些急躁了,只因这次死的人多,少説也有近两百来人,一个喜欢女人喜欢的要命的家伙,竟然舍得一下子杀死这么多女人,岂非已算乱了阵脚?

而李贤首当其冲,被轰断了数根肋骨,喷出一口鲜血便倒在了地上。

“盟主这是?”冷凝脸色一变,眼中闪过一丝不忍,焦急道。

“贱人!”

束温人脸色难看,反手就是一巴掌,道:“既然我在你身上下了魂引,又怎么会不知道你找这xiǎo子帮忙?本想给你个机会让你弃暗投明,却不想你还是选择为其拖延时间,为这xiǎo子营造机会,你难道以为我会与南宫圣那样的傻子一样?”

冷凝闻言,身体一阵颤抖,她实在没想到,魂引居然如此歹毒,居然能够读取受术者的思想,现在一切都已明了,自然自己再没有任何活路。

“不,你现在还有一条活路。”

像是为了应证冷凝的猜想,束温人残忍的笑道:“杀了他,我让你活。”

冷凝浑身一震,这个“他”束温人没有diǎn名是谁,只因他们自己都清楚,这个人是谁,她双目无神,整个人就像瞬间失去了灵魂的躯壳,兀自缓缓的走向李贤。

李贤在周沫儿的搀扶下坐直了身体,勉强的笑道:“看来这次我是帮不了你了。”

冷凝眼中顿时湿润,可却连她自己都感觉不到心痛,只因她的心早已被痛苦折磨的麻木了。

她没有説话,仍然不紧不慢的向着李贤走去。

李贤柔声道:“求你件事儿。”

冷凝木然道:“你説。”

李贤笑道:“突然发现我自己仍然无牵无挂,但想来宋甜儿一定很执着,请你告诉她,我死了,找个好人家,不用等我。”

冷凝仍然看不出任何表情,diǎn头道:“这话我一定带到。”説着,她抽出自己的剑器。

周沫儿恨恨的盯着冷凝,她怎么也想不明白,李贤怎么会交上这么恶毒的朋友。

李贤闭上眼睛,道:“来的痛快些。”

“一定。”

“定”字刚闻声,李贤只觉脸上有些湿润,却毫无痛觉,待他睁开眼睛,只见那原本该结束他生命的长剑,却刺在了冷凝自己身上。

他呐呐道:“为什么?”

冷凝脸上带着异样的神采,她嘴角带着血丝凄美的笑道:“从懂事起,我便从来不説真话,只因説真话很危险,人们也总爱听我説假话,谎言已经成了我人生中的一部分,直到我遇上了你,你自始至终都不曾欺骗过我,仗义相助,而且我知道你并不是因为我长得漂亮。那天我説我喜欢你,真是我难得的大实话,但你却不相信我了。”

话到此处,她的声音已开始低微,更有些哭腔,但她还是继续笑道:“南宫圣想利用我弑父,而我自己的亲身父亲却想利用我拉拢这个不要脸的杂碎,我的人也再也不相信我,你説,我是不是很可悲?”説着,她再也支撑不住,倒向李贤。

李贤顺势将其抱在怀里,难受的摇头道:“不,你一diǎn也不可悲,你比世上太多人都要聪明,都要坚强,错本不再你,错的都是那些伤害过你的人。”説着,他不经更加心痛,只因他自己岂非也伤害过她。

冷凝脸色依然惨白,但次躺在李贤怀里却让她分外安心,突然她抬头一望,那里正有个李贤在微笑着向她招手,她笑道:“我不喜欢陈非尘,没有理由,我也不知不知自己是怎么了,但我就喜喜欢”

太多的女人心总是很xiǎo,走进了一个人,便再也装不下别人,即使这个别人肯为他付出一切。

李贤闭上眼睛,两行泪水无声流下。

“混账!”

束温人面色难看,这女人是他的,怎么能够死在别的男人怀里?只见他伸手一招,而后随意一握,冷凝的尸体便粉碎开来,甚至连一diǎn完整的血都不曾留下,对于一个背叛者,岂非已是仁慈的责罚。

死无全尸,这是羞辱。

李贤颤抖着强行站起,而后双手开始结印,冷凝是他的朋友,她已不能反抗,那么,他便自己来。

他不等集结更多的人,他只想拼命,尽管这无异于送死。

他的双手勾动着赤色的光芒,《三梵印》居然在这个时候突破达到了赤境,繁复的手印也因此变得快捷无比,只是眨眼间在他手心便出现了一颗散发着血色光芒的圆珠。

蓦然,一只手搭在了李贤肩上,李贤的扭头一望,顿时情绪复杂,有感激、有痛苦、有难以置信、也有不忍等等。现在可不是了之后施术,现在加入进来,无异于送死,天知道现在还有多少人愿意加入的,又或者想加入却还没加入进来时自己一方已经死了。

圣境修士的生命力到底有多强大,没人知道,不过很有可能是数万年,有些人明明能够进入传奇境,却绝不踏入那一步便是这样的原因,因为一旦踏入传奇境就得必须面临抵抗虚界危机,一次有位传奇境大能不愿加入,被群起而攻之,甚至连自己的家族亦不能幸免。

做不成英雄,反而连累了自己的家族,实在可悲之极。

总之,圣境的生命力很强很强,甚至当初许老驼背要不是一心求死,以他传奇境的实力,就算心脏被xiǎo狐狸粉碎了也不一定会死,可想而知其生命力有多可怕。

仅仅凭借两个清虚境的生命力,肯定是送死的事情,但人们往往在危急的时候,总是能够爆发出意想不到的勇气。

当周沫儿当然李贤的肩膀,于是自然便来了第三个搭在了她的肩上,跟着是第四个,第五个

李贤笑了笑,便将散发着血色光芒的赤球抛上天空。

这个过程发生的实在太快,当束温人想要再有何动作之时却已然发现,自己已有些动不了了,他艰难的挥出一掌,竟无法再撼动那原本不堪一击的三四百人丝毫,望见还在不停加入的周院弟子,他不经脸色狂变。

世上居然会有这样逆天的东西,实在让人匪夷所思,不待他再做出任何应对,天空陡然传来一股冥冥中的吸力,他知道,那吸收生命力的过程开始了。

虚弱再虚弱,衰老更衰老,束温人还没什么变化,但李贤一方的人却已变成了老头子老太婆,但是仍然丝毫没有阻止那些加入的人。

束温人哈哈大笑起来,道:“既然我早就知道你有这么一招,怎会没有防备?”説着,他取出一枚凹凸不堪的石球,但谁都能够从中感受到浓郁的生命力。

李贤心头一跳,不经扭头惨笑道:“是我害了你们。”

“不,你没有害我们,没有你,我们或许还不能死的这么安心,至少他现在很难受不是?”周沫儿盯着此时状若疯狂的束温人,坚定道。

“没错,决不能落在这下流胚子手上!”

“少主,我们生是周院的人,死是周院的鬼。”

“哈哈哈,红颜易老,英雄迟暮,本是人生大憾,但与落在这魔头手上比起来,却什么都不是!”

打不过,我也要咬你一口,看来这想法,男女都适用。

束温人面色凝重,只因他的头发已开始出现一缕白色,而后迅速开始扩散,只因他手中的石球已没有一丝生命力了,不过,李贤等人此时已奄奄一息了,倒是不至于忧心。

蓦然,李贤颤抖的从袖中取出一枚紫色的珠子,这里面有南宫圣与冷凝等人的百分之一的生命力,虽然不多,但却説不得就是压死骆驼那一根稻草,要在刚才他或许永远也不会拿出来,但当见到书温人的白发之时,却让他看到了一丝可能。

他红着眼,颤抖的摊开手掌,紫色圆球自然飞向赤色球体。

顿时,李贤直觉精神一缓,而对面的束温人却瞬间白发。

不光是李贤,就连身后每一个抱着必死之心的周院女子,都不经眼神明亮起来。

时间无声都流逝,近一千周院女子中修为的开始死去,然后是第二个,第三个而束温人也越来越老,甚至已经无力再站着,他目光一寒,举抓抓向怀里的xiǎo狐狸,这个本打算培养起来的正妻,这个天罡界美的女人,哎,可惜了。

陡然,xiǎo狐狸睁开的眼睛,在束温人错愕之际,便冲向了李贤怀里。

“孽畜!”

束温人顿时目赤欲裂,而李贤众人则是精神大阵,不容多想,李贤将手搭在了xiǎo狐狸身上。

长沙县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孟津县公疗医院怎么样
癫痫病治疗医院哪家好
阳治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癫痫病治疗医院邢台哪家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3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