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故事

北京清理地下室出租 百万“鼠族”面临大搬家

时间:2020-01-16 23:29:34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4月18日晚春的北京,阳光明媚。这天下午,位于昌平区昌平路 80号院的新龙城小区内,几个老人正带着孩子在楼下晒太阳。

但是,在同一个小区内,仅仅是一条地平线之隔,却有近千人完全没有心情享受这春日暖阳,他们正在为晚上住哪里发愁。

按照小区租房办4月14日贴出的通知,要求租住在该小区19处地下室的租户积极配合撤离,从4月16日上午8点 0分开始停止供水供电并不再恢复。

4月16日到17日,小区物业管理人员和一些不明身份的人开始一天两次挨家敲门,要求租户尽快搬家,甚至和地下室承包商和租户发生肢体冲突,一些监控摄像头和管理员房门也被砸坏。

租住在该处地下室的近千人不得不面对立刻搬家的现实,不少人开始请假找房子,搬到更贵或更远的地方,还有的人暂时没有找到合适的住处,只能仍然暂住在停水停电的地下室。

无处藏身的“鼠族”

孙小飞和他的女朋友是面临搬家的近千人中的一员,也是北京城里散布在各处地下室中的租客中普通的一对。按照官方统计,像他们这样寄住在北京地下室内的外来者大约有100万。

他们有个形象的称呼“鼠族”。他们普遍从事低端服务业、收入微薄,其中也有复习考研的大学毕业生。

见到记者时,孙小飞刚带着女朋友从北医三院回来。停电当晚,女朋友突然发烧,由于停水停电,当时他只能借助手机微弱的灯光找到家里的药片让她用凉水吃下。后来,女朋友病情加重,不得不去医院治疗。

更大的困难则是今后住在哪里。生病的女朋友只能喝粥和白开水,但是住在停水停电的地下室内,孙小飞连女朋友生病喝白开水的要求都无法满足。

孙小飞告诉记者,只能尽快找到房子搬出去。但是每月只有两千多元收入的他要找到合适的房子很不容易。“太贵或者太远,甚至又贵又远。”孙小飞说。

相比之下,刚刚毕业来北京闯世界的他很留恋现在住的地下室。在外界看来,地下室阴暗潮湿条件差,甚至是影响首都安全和形象的不稳定因素,但在这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人嘴里却完全不同。

“有宽带、热水、卫生间,还有摄像头监控能保证安全,而且小区离地铁龙泽站走路不到十分钟,生活、交通都很方便,而且房东管理也很规范。”孙小飞告诉记者,他很愿意住在这里。

更多的租户,无法承担更贵的房租只能搬到更远的地方。林帆就是其中的一个,18日下午他已经找到房子准备搬家。这次他将彻底搬离北京城区,住到离昌平县城不远一个叫白浮村的地方。

林帆告诉记者,那里走到可以坐公交车的地方差不多要半个小时,然后坐 45路公交车到龙泽附近上班,每天5点多就要起床。相比现在住在离城铁龙泽站走路只要几分钟的地方,林帆告诉记者他一百个不愿意搬家。

郑州国医堂性病医院预约专家号
长春华山医院具体路线怎么走
包头治疗早泄费用
兰州那几个医院治牛皮癣好
广州治疗癫痫病方法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3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