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法律

梧桐养殖场的守望者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05:08:38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1  这是一个能死的都死光了的水产养殖场,鱼儿荡然无存,虾儿全军覆灭,住在地下自己精心挖掘的巢穴里的大闸蟹再也出不来了,树也死了,那些无处不在的小草来年再也不会醒来,本来还有十多天寿命的蚂蚱也都呜呼哀哉了。  哀莫大于心死。中中早已心如槁灰,不死的是他那快要僵硬的躯体。他从场办公室里出来,中中住在办公室里间的宿舍里。看见太阳斜斜地挂在天上,分不清东西,就不知这是早上还是晚上,不知自己睡了多长时间了,不知上次进食是在什么时候,一天之前或是五天之前,一天和五天又有什么区别呢?阳光越来越暗,他明白这是傍晚的阳光,脑子逐渐清晰起来,于是有了方向感。他在办公室门前的水塘边撒尿,这个水塘是水产养殖场还有水的水塘,因为下面做了防露处理,很长时间过去了,还有尿意,他干脆把尿憋过去,好长时间没有喝水为什么还有这么多尿?而且他已经从这个水塘喝水了,虽然几泡尿并不能让这些水变得更坏。  水产养殖场面积不算小,东西二里路,南北一里来路。与办公室相连的那一排房子有二十间,办公室在这排房子的西边,后面是一个很大的车间,以前意气风发的周老板和水产学院的教授在里面做过各种充满想象力实验,各种耗资巨大的实验大多以悲壮的失败告终,车间西面还有大大小小二十多个水塘,里面曾经快乐地生活过大闸蟹、大虾、鲤鱼、草鱼、鲢鱼,老板的巨额财富在一声声叹息中化成了泡影。中中的老板是世间少有的好人,他不想去回忆那些伤感事情,他必须要活动一下。  中中本能地叫了几声声:“大傻,大傻。”接着,他哭了起来,大傻是条狗,曾经救过中中的命,它是这个世界上他的朋友,虽然大傻自己的朋友是一只今年来到养殖场的歪脖鸡公,因为身体强健的大傻在方圆十几里的活动范围内找不到一条它的同类,大傻差四天满月被中中抱到养殖场,在它近五年漫长的生命历程中除了它的妈咪和一个妹妹外竟然没有见过一只母狗,那时大傻太小对性别也没有一点概念,惨啊!万幸的是大傻已经死了,如果大傻告诉中中它朋友不是自己是只公鸡,中中也许会发疯的,虽然中中对这一点也感觉到了。中中饿了,饥饿如千万条小虫子在咬噬他的骨髓。他知道厨房里不可能有吃的,在那个大死亡之夜来临前的半个月,庞大的老鼠家族已经饿得集体搬家了。但是中中还是怀着侥幸的心理来到了办公室后面的厨房,生锈的锁没有锁只是挂在上面。他已经来这儿扫荡过无数次了,他知道发现食物的地方是挂在空中的一个篮子里。他把那挂在半空中的篮子拿在了手里,他来厨房外面仔细找了找,运气不错,只发现了一根挂面,中中还是流着口水把它小心翼翼拿在手里,如果它能变成一根又粗又长的火腿多好。他把挂面一点点吃下去,回忆着养殖场正常生产时在厨房里打饭时的情景。以前每当快要饿死的情形出现时,老板的父亲就会骑着他的破烂嘉陵摩托来送面条、菠菜、炸鱼等等东西,老板父亲管这些吃的东西叫给养。中中又听到那救命般的摩托车声了,他急切地向正南方大门的方向看了看,这是“给养幻觉”。他家里又出什么事了,老板父亲说过他老婆急发脑血栓住了一段时间医院。  中中丰盛的晚餐在幻想中结束了,这虽然使他更加饥饿,他觉得这是自己的晚餐。他口袋里一个月前就没有一分钱了,他想回家,可是家在哪里呢?那个世界上伟大的父亲在中中上小学一年级时因为强奸弱智少女被判刑十五年,又因为越狱被判死缓,母亲在生活的种种磨难面前神经几乎崩溃了,若干年前(中中记不得是几年前了)失踪了,据说被奇怪的人贩子拐走了,世界上有那么多东西,他们为什么在贩人呢?中中真搞不明白中国的法律,父亲那么坏为什么还不枪毙呢?家中的粮食几年前中中卖光,钱借给周老板了,属于政府分给他的土地,给了本族的一个哥哥种,这几年那个哥哥一粒粮食也没有给中中。  自从那场大雨后,养殖场里的水、电、电话全不通了,他自己的手机也因为大雨给泡了没有钱修理扔了,倒是收电费的来过几次,中中也没有钱给人家。与老板近一次见面是在一个晚上,黑夜被一束灯光划破,车直接开了过来,因为那场大雨后养殖场大门的墙跺也倒了,铁门也被要帐的拆下来拉走了,车可以直接过来,从出租车后座上下来一个长头发胡子邋遢的人,还没等中中说话,他把中中抱住了,中中认出他是周老板,两个男人抱头痛哭。他说等公司股票在香港上市后会很快回来的,到那时公司里会有花不完的钱,到时提拔你成经理,光年薪就是几十万,中中当时听着半信半疑,老板毕竟是老板,老板还说想象是成功的开始,上市、股票对只有小学四年级文化水平的中中来说太深奥了。老板把中中拉到办公室里,悄悄问你还有钱吗?中中说你近两年没有给我发一分工资了,我把家里粮食卖了还借给你三千元。黑暗中的老板口气不太对,我是堂堂的老板怎么会借你三千元。中中沉默了,老板毕竟是自己的恩人。老板说给个几百元也行。中中说没有。老板说百八十块也行。中中说我一分也没有了。老板说有次我跟皮球开玩笑从她口袋里掏了五十元藏在哪里了?对在里间褥子下面。他到中中的宿舍里找了一会儿,兴奋地喊着发财了,有出租车钱了。他对中中说你一定要看好门,别人来拉东西不行,有人来找我你就说我出车祸死了。他又抱了中中一下走了。  2  这个养殖场老板已经苦苦经营四年多了,当年建场投入的几十万资金一部分还是借来的,期望首战告捷。建这个养殖场,老板的主营业务是培育大闸蟹幼苗,主要销往江苏,这个东西只有在春天开始培育,每茬的培育期在十五天左右,一连培育四茬,每茬大约一百多斤,秋天建场时当年春天一斤的价格是两千多元。四百斤下来营业额就是八十多万,一年收回所有投资。可是人算不如天算,投产后那一年价格跳水到八百元,而且由于技术力量各方面不成熟,计划四百斤的产量只出了一百多斤,而且市场也没有打开,就是这一百多斤也没有卖到好的价格。年生产结束时,面对来讨债的,老板竟然还是不失风范,经常在办公室里写字做画,谈笑风生。他又扩大经营范围,水里能养的东西,他都考察了一遍,下决心养虾、大闸蟹、鲤鱼、鲢鱼等等,于是又到处融资,把附近一个废弃窑场的闲地包了下来大搞建设,挖掘机、拖拉机等各种机械设备折腾了几个月,面对焕然一新的养殖场,老板还诗兴大发作了一首诗,那首裱好挂在办公室的诗在今年夏天已经被来要帐的撕成碎片了。可是接下来竟然连年巨额亏损,老板到处融资,融到的钱也越来越少了,要帐的却来了一拔又一拔,老板给要帐的说尽好话,以后春节他就不敢在家里过了,面对那一拔又一拔气势汹汹的讨债者过年对他来说是一场严峻的心理考验。他每年都几次请一个叫“三光棍”风水先生来,养殖场正门从建场开始到现在换了三个地方,厕所换了八个地方,搞得工人们连厕所都搞不明白在什么地方了。  中中是这个养殖场的个工人。中中和老板是街坊,两家离得不远,当中中小学四年级辍学后,神智不清的母亲给中中买了几只羊让他放,若干年过去了,羊群并没有在母亲的期盼中壮大,就是加上那些卖掉的死掉的丢掉的也不过三十几只的规模,母亲看到儿子在这条路上是没有什么前途了,她那几乎崩溃的神经彻底崩溃了,不久被一个人贩子在路上发现拐走了。走投无路的中中求在一个跨国公司下面养殖场当副经理的周平给他找个工作,一开始周经理对中中的期望太高了,让他去车间当饲养员,由于中中文化层次的原因,经常把水温表看错,各种饲料和药物配比对中中来说就是天书了,周经理让他去学烧锅炉,中中终于找到了人生中的职业定位,上面各种比水温表复杂的压力表、电流表一看就会,也许他就是一个烧锅炉的天才,技术很快就超过了师父。期间还有更惊喜的事发生了,中中竟然学会了开拖拉机,虽然有几次差点车毁人亡。周副经理想变成周懂,他决定自己出来单干,他不想久居人下。已经把锅炉烧得炉火纯青的中中是个毅然投到周老板麾下的干将,中中到现在还清晰地记得他开着老板给他买的新拖拉机拉着帐蓬次踏上这片土地的那个秋天上午,车上坐老板的父亲,车厢里还有差四天就满月的“大傻”,当中中把大傻往拖拉机上抱时,中中的目光与它的目光亘古至今地次交汇时,愚蠢的中中就认为它是一只非凡的狗狗。有些事情中中永远都不会知道,中中及其父母、祖父母小时都被狗咬过,那些咬他们的狗都是和大傻有血缘关系的祖先们,幸好他们没有得狂犬病。中中和大傻机缘的密码早已被它的祖先种植下了。他们在到处是荒草的地上开始搭帐蓬,以后施工人员也慢慢来了,几个月过去了养殖场已初具规模,大傻也发育成了一只很通人气的狗,心有灵犀,在没有第三者的时候,中中竟然和狗能用语言交流了,他们交流的语言是介于汉语和犬语之间的一种发音奇怪地语言,纯粹的人和狗都听不明白,只有它们之间可以自由地沟通。  想起以前养殖场的热闹和曾经的同事,还有意气风发的周老板,中中面对着无边的夜和寂静哭了:“老天爷,你不公啊,周老板那么好,你怎么能让他赔得这么惨。”虽然中中刚来时老板说每天给他五十元工资,可是算下来老板给他的钱大约每天五元也不到,中中卖粮食的三千元给了周老板度难关,可是这难关什么时候才过去呢?周老板连个欠条也没有打,但是中中觉得周老板还是自己的救星。  就在今年,周老板的主营业务培育大闸蟹幼苗是彻底变成了水泡,产量倒是比几年前提高了,价格却跃到了人们想象不到的五百元,搭上运费到江苏推销也无人问津,周老板无耐把剩下闸蟹苗放在了自己的水塘里。  3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中中认为这句话真实在。今年水塘里的各种水产都长势喜人,周老板脸上又看到了久违的笑意,闲暇时候又开始舞文弄墨,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看见老板进行艺术创作了。面对来讨债的,周老板可以从容应对了,有时还送件墨宝给他们,说好好保存,若干年后会升值的,讨债的看着养殖场的各种水产长势良好也不紧张得要命了。“三光棍”又来到了养殖场,厕所第九次选址也在进行中。大傻还听中中说周老板要弄两条母狗来养殖场和它做伴,大傻真是高兴死了,它那条从来没有性交过的阴茎整天兴奋得要爆炸,这条比君子还有羞耻心的狗,虽然进行了刻意的掩饰和控制,但它的阴茎还跟驴鞭一样大地挂在肚子下面,为此中中狠狠地教训大傻一顿,中中说再这么不要脸,就不让老板领那两条母狗来了,大傻的阴茎立刻软了下来。那段时间大傻还故意疏远了它的好朋友歪脖鸡公,歪脖鸡公在今年春天还差四天满月时在同妈咪的一次散步中走失来到这个养殖场的,好心的周老板阻止了厨师的屠刀把它留了下来。还有一个让中中阴茎兴奋的事,老板说要给中中介绍一下那个跟皮球一个形状饲养员,以表彰他在这几年的出色工作,从来没有把锅炉烧炸过,而且还节约了不少于十吨的煤碳。中中师父在中中离开那个跨国集团的养殖场后把锅炉烧炸了,伤了不少人。那个跟大傻的阴茎一样丑陋的皮球女生立刻在中中的眼中大放异彩,跟仙女一般勾人魂魄了,那个皮球女生虽然来养殖场上班六个月,中中一句话也没跟她说,以前那是不屑,但是现在想跟她说话,却没有勇气了。离她不到五米,中中就呼吸急促,心脏激动得似乎要停止跳动。皮球有时还向中中龇着大黄牙眨巴着小眼睛放电,电得中中抽筋。旁边的大傻却在想如果皮球是只母狗多好。每天中中跟大傻都生活在极度的狂热和兴奋中,大傻一次次问那两条母狗什么时候来,中中说你别太急,没有人会跟你抢的,老板说过的话一定会算数的。  真是多事之秋。  经常有三三两两的客户来收水产品,虽然钱还没在周老板的手里热乎一下就被要帐的拿走了,一切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厕所第九次选址活动经过“三光棍”慎密和科学分析终于定了下来,新位置在锅炉房和养殖场个大门旧址之间,这个大门早已用砖砌上了。这儿有两间小仓库,必须先把仓库拆除了后,再建厕所。中中虽然文化程度很低但对周老板不断更换厕所位置的行为心里还是反对的,那些神秘的风水先生到底是怎么说的,这么聪明的周老板却要听他的。那两间小仓库在一个上午还是拆除了,下午开始挖地基。育苗工作在春天结束后,车间里不用加温,中中就不烧锅炉了,他每天的任务是领着大傻到处巡逻,在某个晚上还差点抓住一个偷虾的,中中和那个女人做过激烈的搏斗,女人用了“杀手锏”——攥阴囊,中中当场昏倒,大傻以为中中对付一个女人是没有问题的,它只是在看热闹,看到如此情况,大傻上去一口咬住女人的裤角,大傻本想把女人的脚咬断,它又于心不忍,断了脚的女人怎么活?女人可没有仁慈之心,不知用什么武器打在大傻的眼上,大傻什么也看不见了。逐渐恢复视力的大傻面对空旷的养殖场对捂着下身夹着双腿的中中说:毒妇人心。中中大为惊骇,大傻的文化修养竟然这么高:如果你是人的话,一定了不得。大傻摇摇头:不想当人,老板什么时候领来那两条母狗?不然我就蒸发找母狗去再也不陪你们了,对于我来说生命是短暂的,我已经四岁多了,相当于男人四十岁的年龄。中中说也许老板这段时间很忙,我再催催他。 共 15450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专科研究院治疗男科
云南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
癫痫早期如何治疗方法 药物治疗癫痫病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喀什小儿心外科医院哪家好 喀什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喀什种植科医院哪家好 喀什眼整形医院哪家好 喀什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和田中医内分泌医院哪家好 和田中医免疫内科医院哪家好 和田性病科医院哪家好 和田药物依赖科医院哪家好 伊犁医学影像学医院哪家好 伊犁骨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伊犁精神科医院哪家好 塔城头颈外科医院哪家好 阿勒泰内科医院哪家好 阿勒泰骨科医院哪家好 潮州一甲医院哪家好 揭阳三甲医院哪家好 揭阳二级医院哪家好 枣庄三丙医院哪家好 潍坊三级医院哪家好 日照其他医院哪家好 天津河西圣安医院乘车路线 吸脂 脸部 口唇 癫痫病 白癜风饮食 白癜风预防 妇科炎症 小儿内分泌科 妇女保健科 宫外孕 什么是耳科 什么是关节炎 什么是白癜风 注射填充怎么样 什么是孕前检查 维斯科特-奥尔德里奇综合征医院 心气虚医院 锌缺乏病医院 佛山有哪些针灸科医院 佛山有哪些传染科医院 湛江有哪些肿瘤外科医院 湛江有哪些血液科医院 揭阳有哪些中医消化科医院 云浮有哪些整形科医院 云浮有哪些口腔科医院 济南有哪些传染病科医院 济南有哪些小儿神经外科医院 济南有哪些神经外科医院 青岛有哪些神经内科医院 淄博有哪些儿科医院 淄博有哪些皮肤性病医院 淄博有哪些老年病科医院 淄博有哪些肝炎医院 枣庄有哪些其它科室医院 枣庄有哪些心理咨询科医院 东营有哪些男科医院 衢州有哪些小儿神经外科医院 绵阳有哪些肿瘤内科医院 绵阳有哪些产科医院 绵阳有哪些心胸外科医院 大兴安岭有哪些肝病科医院 大兴安岭有哪些消化内科医院 大兴安岭有哪些小儿外科医院 鄂尔多斯皮肤性病医院哪家好 太原器官移植医院哪家好 太原动脉导管未闭医院哪家好 忻州骨关节科医院哪家好 昆明普通内科医院哪家好 昆明小儿营养保健科医院哪家好 酒泉双相障碍科医院哪家好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